当前位置:卓赖影视-行业新闻

演员、导演、场务、摄影、化妆、录音,影视行

2017-10-04 人 浏览

 

一直以来好莱坞都以产业成熟著称。
 
对照国内明星“天价片酬”乱象,好莱坞通常被作为健全文化工业体系代表,能够将明星薪酬控制在合理范围内,完善影视领域在内的文化工业各个环节,推出文化工业水准之上的影视作品。
 
但实际上,好莱坞薪酬到底如何,很少有人清楚。
 
9月29日,美国媒体《好莱坞报道者》推出《娱乐行业工资和福利年度报告》,从演员到电影公司主席再到场务,从管理层到服务层,深扒好莱坞各类“民工”的薪酬。
 
那么好莱坞行业薪酬分布到底如何?明星薪酬是否合理?除了演员,又有哪些职位值得期待? 以此可以看到中国娱乐行业还有哪些成长空间?
 
明星
 
明星詹妮弗·劳伦斯(Jennifer Lawrence)
 
对于好莱坞来说,明星有电影明星和电视明星之分。
 
先说电影明星。《好莱坞报道》将好莱坞所有行业的薪酬都分为三等,电影明星也被分为顶端收入、中等收入和低端收入。
 
从顶端收入来看,一线明星们一部电影大概薪酬在2000万美元左右,詹妮弗·劳伦斯(Jennifer Lawrence)因为主演《红雀》(Red Sparrow),威尔·史密斯(Will Smith)因为主演《明亮》(Bright)、道恩·强森(Dwayne Johnson)因为主演《勇敢者的游戏:决战丛林》(Jumanji:Welcome to the Jungle)都能拿到这个片酬。
 
作为中等收入者代表,艾玛·沃特森(Emma Watson)在《美女与野兽》(Beauty and the Beast )中只拿到了300万美元片酬。不过,“小魔女赫敏”的艾玛一向好运爆棚。《美女与野兽》(Beauty and the Beast)收获了1.7亿北美首映票房和3.5亿全球票房,艾玛靠票房分红一共拿到了2000万美元。
 
然而,那些首次出演电影的低端收入者就没这么好命了。这当中甚至包括在世界范围内收获迷弟迷妹无数的《神奇女侠》女主角盖尔·加朵(Gal Gadot)。《神奇女侠》全球票房达到5.7亿美元。作为最大功臣,主演盖尔·加朵(Gal Gadot)却被曝出片酬只有30万美元。不过,这并不是好莱坞针对盖尔·加朵的行为,好莱坞一向都有演员第一部电影拿较少薪水的惯例。像克里斯·汉斯沃(Chris Hemsworth)在 2011 年第一次饰演雷神索尔时,薪水也只拿了 15 万美元。
 
与此同时,电视明星的三级收入等级差异同样明显。如果单从顶端收入来看,电视明星和电影明星收入相差不大。比如,《生活大爆炸》(The Big Bang Theory)的吉姆·帕森斯(Jim Parsons) 和 约翰尼·盖尔克奇(Johnny Galecki)每集能赚差不多90万美元,一年大概能赚2000万美元。其他我们所熟知的《权力的游戏》和《纸牌屋》的主演也每集都能拿到50万美元片酬。
 
而类似出现在第五到第七季《权力的游戏》的茵迪拉·瓦玛(Indira Varma)这样非常驻明星就只能拿到中等收入,每集薪酬在5.5万美元。低端收入者的薪酬就更为普通了,以前没演过剧集的配角大概每集只能赚3万美元。
 
总体看来,好莱坞的电影和电视明星都遵循纺锤型模式,顶端收入明星数量少且薪酬高,实力与名气并存。低端收入明星则毫无例外都是新手。看起来,好莱坞会给明星投入,但不会只给明星投入,迪士尼制片人这样解释过艾玛·沃特森(Emma Watson)的收入,“影片足够豪华不需要请大明星那么浪费,我们换个明星,首映票房不会有任何不同”。
 
相比较而言,中国的明星不分电视、电视,跨界演出是其常态。可以看到,大量资本涌入的影视市场导致其行业产能过剩,明星的市场号召力成为资本争夺的焦点,再加上近年网络电视剧、网络大电影等新业态的出现,好演员进一步演化成稀缺资源。或许因为电视或电影本身没有“那么豪华”,所以明星的重要性不言而喻,薪酬自然就水涨船高了。
 
周迅因《如懿传》被爆9500万人民币片酬,Angelababy“抠图大片”《孤芳不自赏》也拿到了8000万人民币片酬,孙俪《那年花开月正圆》单集就拿150万元人民币。
 
男明星中,杨洋要价据称已达7000万人民币,鹿晗的报价则有多个说法,有传报价8000万人民币,也有传目前已经过亿;尽管吴亦凡并不接受,但吴亦凡1.2亿人民币片酬的说法也已广为流传。
 
不得不提的是,《如懿传》制作成本总计3亿人民币,周迅拿近1亿人民币,霍建华拿6000万人民币, 其余演员导演片酬合计6000万人民币,哪怕不含制作人员片酬,剧务后期也只剩8000万人民币。仅看周迅的最高成交价9000万人民币似乎和詹妮弗·劳伦斯(Jennifer Lawrence)的2000万美元仍有差距,但是考虑下各自的体量和规模,好莱坞两到三成的演员资本控制,中国明星的地位明显更加瞩目。
 
实际上,9月22日,中国广播电影电视社会组织联合会下属的电视制片委员会、演员委员会以及中国电视剧制作产业协会和中国网络视听节目服务协会联合发布《关于电视剧网络剧制作成本配置比例的意见》。要求各会员单位及影视制作机构要把演员片酬比例限定在合理的制作成本范围内,全部演员的总片酬不超过制作总成本的40%,其中,主要演员不超过总片酬的70%,其他演员不低于总片酬的30%。但知名演员成立工作室,以工作室参投来获得回报的形式并不少见。
 
导演
 
导演雷德利·斯科特(Ridley Scott)
 
好莱坞导演的薪酬也分为三个等级。雷德利·斯科特(Ridley Scott)因导演《异形》(Alien)而得到1000万美元到1200万美元的顶端收入。
 
当然也有因导演《神奇女侠》而获得100万美元的中端收入导演派蒂·杰金斯(Patty Jenkins)。不过,在《神奇的女侠》续集中,派蒂·杰金斯(Patty Jenkins)就能拿到800万到900万美元,这也使她成为有史以来收入最高的女导演。
 
更有很多导演新人第一次只能拿40万到50万美元,就算是西蒙·金伯格(Simon Kinberg),哪怕他作为制片人和编剧已经有了很高的收入。但在导演处女作《X战警:黑凤凰》(X-Men: Dark Phoenix)中,他还是得面临减薪的局面,结果是他在该电影中只赚了50万美元。
 
与国外相比,国内电视、电影片导演片酬分化更为严重。一流导演如徐克、杜琪峰、冯小刚、陈凯歌、王家卫、张艺谋等片酬均在千万以上,甚至一些小众电影导演薪酬也以百万计。
 
相比电影导演的财大气粗,一些电视导演就显得囊中羞涩。《士兵突击》导演康洪雷曾抱怨买不起房,大多数电视剧导演的生活只能算“小康以上、富裕未达”。有业内人士认为,能算的上富裕的电视剧导演基本上是每年电视剧排行榜前三位,有些青年导演甚至只能零片酬来博得执导机会。
 
编剧
 
编剧斯蒂文·泽里安(Steve Zaillian)
 
针对电影编剧,像艾伦·索金(Aaron Sorkin)和斯蒂文·泽里安(Steve Zaillian)这样的顶端电影编剧可以拿到300万到500万美元。
 
除非项目本身很大,一般中等收入编剧,收入都在六位数以下。像是《勇敢者的游戏:决战丛林》背后的编剧克里斯·麦克纳 (Chris McKenna )和埃里克·索默斯(Erik Sommers );杰夫·皮克纳(Jeff Pinkner)和 斯科特·罗森伯格(Scott Rosenberg)分别得到了85万美元和100万美元。
 
低端收入者的收入标准则要参考WGA(美国作家协会)最新协议,即一个原创剧本最低价格为7.26万美元,改编版本为6.35万美元。
 
而在好莱坞电视领域,编剧的经验更被看重。经验丰富的编剧每集可以赚1.5万美元;中等编剧根据经验一集可以赚5000美元到1万美元不等;初次工作的作家,根据WGA最新标准,一周只能得到4000美元。
 
回到国内,编剧冰火两重天的薪酬情况更加突出。2016年,知名编剧像是《绝对权力》、《人民的名义》的编剧周海森和《闯关东》、《老农民》的编剧高满堂,他们的收入分别达到1400万人民币和1300万人民币,更多一线编剧的收入也都近千万人民币。与此同时,有很多年轻编剧面临艰难局面,既要忍受被催稿的痛苦,还要挨过没有署名和稿费的辛酸,甚至著名编剧张晓芸用“半年写稿、半年讨薪”来形容编剧们的生存现状。
 
电视主持人
 
电视主持人瑞安·西克莱斯特(Ryan Seacrest)
 
好莱坞电视主持的三个等级排列如下:
 
顶端收入者,如瑞安·西克莱斯特(Ryan Seacrest)因回归ABC,担任《美国偶像》节目的主持人得到了1200万美元收入。中等收入者,如亚历克·鲍德温(Alec Baldwin)在ABC的《匹配游戏》(Match Game)节目中获得300万美元收入。还有消息称,杰米·福克斯(Jamie Foxx)因福克斯的Beat Shazam这档节目获得了400万美元的收入。低端收入者,像旅游频道非知名主持人大约每集赚4万美元。
 
对比中国,就已公开的官方数据看,中央台和地方台的主持人薪酬悬殊很大。因为央视对主持人的严格管理,其主持人最高年薪300万人民币,普通主持人差不多20万人民币左右。地方台的知名主持,如何炅、孟非、汪涵、鲁豫、杨澜之类年薪千万人民币并不少见,其他领着普通白领工资的主持人则不知凡几。
 
网红
 
网红贝瑟尼·莫塔(Bethany Mota)
 
网红可能是影视行业中最依赖商业风口的职业,好莱坞同样如是。
 
在好莱坞,顶级网络红人依据其活跃度拿薪酬,表演角色可以拿到500万美元(网剧)到7.5万美元(电影中配角)之间,如果进行品牌交易则能拿到更多。像美国知名网红罗根·罗(Logan Paul)得益于捆绑商业,可以拿到1500万薪酬。
 
YouTube 上比较火的明星属于网络红人中等收入等级,每年收入接近500万美元。赞助商是他们主要的收入来源。像人气主播贝瑟尼·莫塔(Bethany Mota)就因为推荐护肤品得到了近32万美元。
 
网络红人低端收入者则是那些已经走出家庭视频但还没有完全红的新人,他们可以依靠广告和出场费每年拿到50万美元。
 
至于中国的网红,一直是个薪酬不断突破极限的职业。中国网红们一方面在微博、微信、快手、映客上抢占阵地,借助广告、打赏获得收益,另一方面,网红也在淘宝店铺冲锋陷阵,最大限度将影响力变现。比如,有名的王思聪前女友雪梨据传收入达到1.5亿人民币,网红张大奕收入更高达3亿人民币,2016年艾瑞咨询的数据显示,目前年纯收入超过百万的网红大概占整个网红市场的10%左右。青岛微创新营销公司基于网络大数据发布的网红经济白皮书则指出,网红的平均收入超过北京、上海一线城市普通白领,能拿到每月2.1万元。
 
电影公司主席
艾伦·霍恩(Alan Horn)
哪怕在好莱坞,电影公司主席也可说是可望而不可及的高薪阶层了。顶端收入者尤其如是,以迪士尼的艾伦·霍恩(Alan Horn)和福克斯的斯黛西·斯奈德(Stacey Snider)为例,主席平均收入可以达到500万美元。加上股份和红利的话,他们每年的总薪酬可以达到1500万到2000万美元。
 
中等收入者,如全球营销和分销总裁基本工资在150万美元以上,电影集团的制作总裁或副总裁一年不算奖金可以拿到200万美元基本工资,华纳的托比·艾默里奇(Toby Emmerich)就能拿到这个数。
 
低端收入者,像焦点电影公司(Focus Features)、福克斯探照灯影业(Fox Searchlight)和索尼经典电影(Sony Pictures Classics)这些公司里运营专业部门的高管起码有100万美元的基本工资。
 
中国的电影公司老板无一不是金融大鳄,如光线传媒总裁王长田、华策总经理赵依芳均身家过百亿。其他总裁与部门高管收入不可考据。

纪人和制片人
制片人大卫·郝伯曼( David Hoberman)
在好莱坞, 经纪人的薪酬不可小觑。比如,WME-IMG联合CEO 阿里·埃曼纽尔(Ari Emanuel) 和帕特里克·怀特塞尔(Patrick Whitesell)和CAA的查德·莱维特(Richard Lovett)、凯文·霍维恩(Kevin Huvane) 和布莱恩·卢尔(Bryan Lourd)可能是好莱坞唯一能每年薪酬在8位数的经纪人(他们大部分收入在于股份)。
 
中等收入经纪人平均薪酬范围在30万到50万美元之间。在好年景里,经验丰富的经纪人的奖金可以将基本工资翻一番,总数达到7位数。
 
低端收入来看,小公司的经纪新手几乎没有赚到5万美元的。在较大机构中,新的经纪人大概能拿到6万美元,并会在第三年重新商讨工资。助理一般收入在3万到4万美元之间。
 
说到制片人,虽然好莱坞顶层制片人的数量已经减少了,但还是有一些。《美女和野兽》的制片人大卫·郝伯曼( David Hoberman)和托德·雷博曼 (Todd Lieberman)拿到了200万美元的预付款,再加上分成,有消息说他们挣了2000万美元。作为中等收入者,一般电影制片人每部电影也能达到75万元。哪怕制片新手也能根据制片人行业最低工资,拿到约为25万美元。
 
中国的制片人和经纪人完全没有形成体系,也就谈不上比较中外收入差异了。
化妆师、录音师、场务和摄影师
在好莱坞,这四类职业的薪酬比较清晰。
 
根据行业准则,大制作电影中,顶端收入化妆师每个项目可以拿到12.4万美元,其中一些大腕可以协商到更多。一般来说,中端收入化妆师一小时的收入是47美元,或者每年7.5万美元。低端收入化妆师在小预算电影中的薪酬计价是每小时23美元,每年3.7万美元。
 
以录音师来看,大预算项目中有经验的麦克风操作员可以每年拿到约12万美元(一年工作40周)。中等收入的录音师计价为为每年7.2万美元。而对于低等收入者,录音师在微型预算(不到600万美元)电影中一年能拿到3.7万美元。
 
其实,好莱坞的场务也算个工资不低的职业。根据行业准则,顶级电影公司每年会支付约13万美元给场务老手。以中等收入来看,电视节目一个小时至少付场务35美元,或者每年大约6万美元(一年40周)。低端收入的场务一年在低成本电影中每小时拿25美元,也可以选择一年拿4万美元。
 
而好莱坞摄影师根据行业准则,顶端的在大预算电影上可以赚15.4万美元,中等的每周可以赚1833美元,低端的每小时25.5美元。
 
一直以来,中国的化妆师、录音师、场务和摄影师薪酬都属于真空地带,很少有权威媒体报道。仅依据现有知乎、豆瓣、百度知道等社交平台回答,可以看出这类职业的薪酬和普通白领相差不大。
 
综上所述,在明星、电影公司总裁、网红、电视主持人四大职位上,中国和好莱坞同样属于高薪酬领域。值得注意的是,中国的明星和网红的薪酬明显以几何倍数的速度在膨胀,这里面有多少经济泡沫尚不可知,但过于臃肿庞大的体量在挤压娱乐行业其他角色的成长空间是毋庸置疑的。
 
在好莱坞,做顶级明星可以拿到2000万美元的薪酬,做顶级制片人和经纪人也能获得同样等级的薪酬。就算选择化妆师、录音师、场务和摄影师等服务性职位,做到顶级,也能每年拿到数十万美元的体面薪水。更何况,各类职位都有行业最低标准,虽然大公司的各类条款也饱受诟病,但清晰准则无疑好过野蛮混沌的行业形态。
 
而在中国,很多化妆师、录音师、场务和摄影师等职业都类似行业小透明,甚至制片商和经纪人还没有形成完成产业链体系。尤其是,和好莱坞相比,中国编剧、导演行业中国的行业环境更加残酷,底层新人不仅拿不到高薪,甚至连基本生活、基本署名都无法保障。
 
不得不提的是,在所有职业中,好莱坞最看重的唯有经验。不管资本如何吹捧,名气或者粉丝如何拥护,各职业的第一次新手实验必然得不到资本无限制的拥护。哪怕作为其他领域的老手在开拓娱乐行业边界时,也要面临重新估价和减薪的局面。这几乎被奉为好莱坞圭臬。
 
如何避免明星、网红撑起的中国娱乐行业结构性塌方,调节中国错综复杂的利益关系,构建更为清晰、平衡的产业结构成为中国娱乐行业回避不了的历史问题。

上海卓赖影视专业从事企业宣传片拍摄、品牌微电影的拍摄,收费合理,注重创意及品质。
上一篇:视频制作与朋友圈广告的完美结合
下一篇:没有了
  • 电话:021-37190565 4000-788-368
  • 地址:上海市沈杜公路4285号程文商务中心A栋305室
  • 邮箱:353885847@qq.com

版权所有©2017-2018 上海卓赖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在线客服